新闻阅读

走过,才明白(高一12班 王琦)

日期:2018-12-06

走过悲伤,才明白笑容的珍贵;走过离别,才明白重逢的不易;走过时光,才明白爱,一直都在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题记

小时候,爸妈工作忙,打小我便住在姥爷家。

 记忆中,姥爷总是忙忙碌碌的,白天钓鱼,中午下棋,晚上在家门口的老槐树下小酌一杯。每天东奔西跑,像个长不大的孩子。

每天天刚蒙蒙亮,姥爷便拎着鱼竿,与一群“老哥们”一道去湖边钓鱼。每次我一觉醒来都找不到姥爷的人影,便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,一直从早上等到中午,才等到姥爷满载而归。而每次姥爷都会拎着一大桶在我面前一脸神奇地炫耀:“看着没,这么多鱼,姥爷今个儿给你煲鱼汤喝”。听到这话,我就会高兴地从板凳上跳起来,拍着手,蹦蹦跳跳地喊着“好耶好耶”。

我趴在厨房的窗口前,望向那狭小的厨房里,姥爷忙得团团转,像是不停转动的陀螺。一会儿在案板上切菜,一会儿在水缸边洗鱼,锅碗瓢盆不停的相互碰撞,嘈杂热闹的声音让我摇头晃脑的唱起歌来。姥爷一边吐槽着我五音不全的歌声,一边熟练地将一整条鱼顺着锅沿儿慢慢滑进沸水之中,只见姥爷将佐料放在长勺之中,伸进锅里慢慢搅动着,动作轻柔缓慢,神色认真,像是在对待一件艺术品。

不一会儿,鱼汤的香气便顺着窗口飘进我的鼻子里,我连忙跑到灶台旁,直勾勾地盯着那锅中浓白的,翻滚的鱼汤。好不容易等到姥爷关了火,盛出一碗鱼汤,我迫不及待想要拿一碗,但姥爷像是故意逗我玩儿似的,把鱼汤在我面前晃来晃去,就是不给我。我一着急,扑到姥爷身上,嘴里还嚷嚷着:“姥爷姥爷,我要喝鱼汤”。姥爷像是恶作剧得逞了,笑着把鱼汤递给我。我赶紧低下头来猛喝一大口,刹时,鱼肉的清香与蔬菜的清甜交织,慢慢的在舌间氤氲开来,萦绕在我的心头,久久不能平静。而姥爷倚在灶台旁,手持一碗鱼汤,满眼宠溺地望着我。

(锅中翻滚的鱼汤,慢慢变浓,变白。白得像牛奶,像丝绸。盛在碗里,淡淡的清香弥漫开来。小小的一口,含在嘴里,似乎整个身子都浸润在鱼汤的香甜里。那种味道,浸润着我的懵懂的童年……)

清风吹过厨房,带着鱼香飘向远方,穿过屋旁的槐花树,搅动了一地花香。午后的阳光透过轻柔的窗纱,撒落一地碎影,一老一少,手持鱼汤,仿佛定格成最美的画卷。

时光匆匆,学业的负担如窗外的树藤节节升,而我回老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少,那难忘的鱼汤也似成了回忆。

又是一个午后,尖锐的门铃声打破了我的思路。我带着不悦打开了门,却瞬间愣住了。姥爷站在门口,拎着饭盒,朝我笑着说: “丫头啊,好久没喝姥爷做的鱼汤了吧,姥爷给你送来了。”那铁制的小饭盒似乎还留着余温,姥爷打开盖子,扑鼻熟悉的鱼香轻轻拂过心头,在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荡起一丝涟漪。我扭头看向姥爷,却发现姥爷双鬓早已斑白,脸上刻上了一道道岁月的痕迹。那双曾经有力的大手,也变得犹如老树皮般,粗糙不平,这时我才发现姥爷老了。

(这段文字,放在开头,使用倒叙的手法,结构会更加紧凑,也奠定全文的基调。)

时光时光慢些吧,姥爷,我愿陪您一起变老。走过漫长的岁月,才发现爱一直在某个角落悄悄的守护着你,不曾走远。

走过悠长的时光,才明白爱的真谛。

 

0 | | 文学社团 |
相关新闻   
内容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