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阅读

走过,才明白(高一12班 高子舒)

日期:2018-12-06
        站在城市最繁华的的商业区,目之所及是高的望不见顶的大厦,是来来往往的行人。街道车水马龙,汽车的鸣笛声,年轻人的争执声,甚是嘈杂,我注视着眼前,不觉烦闷。生活难道就是匆匆的变化吗?我思考着,想不出答案。
        走过喧嚣的的城市,来到了乡下,映入眼帘的是整片绿色,习习微风,关关鸟语,唧唧虫鸣,泥泞小路上布满了绿茵茵,暄蓬蓬,绒毛地毯般的地衣和情窦初开的梨花、桃花。一棵古老的榕树居于木栅栏围绕的草木中央,绕过溢满花香的小道,是一间老旧的书屋。屋内没有读书的游人,只剩下书屋的店主——一对老夫妻。我与他们早已相熟,微笑着问候几句,便翻开了《瓦尔登湖》,走进那偏僻辽远静谧幽深的世界。
        屋里盈起了淡淡的橘香,低头看的久了,浑身酥麻,于是合上书,打算和奶奶闲聊。转过身来,却望见了这样一幅“画”。奶奶带着老花镜,静静地坐在窗子旁,暖洋洋的日光毫不吝啬,穿过玻璃窗撒她身上,光线是奶油黄的颜色,软软的柔柔的伴着她。她的背不如初见时那般挺直了,有了弧度,给她增添了几分亲切。“哗”一页书纸翻过去,麻雀也随着出了声,叽叽喳喳的不停。奶奶神色平常,没有被雀儿扰到。此时爷爷端来一杯橘子汁递给奶奶,用乡话说到“伴儿,喝口润润嗓子。”奶奶闻声抬头,目光柔情的注视着爷爷,拿起杯子小抿了一口,扬了笑。爷爷不再出声,转身拿起书架上的抹布擦门框。此时屋内没了声响,只有屋外几串“啾啾”的雀声不时漾着。
        我看着他们,感觉有什么情绪浸入我的血液里,像是娇小却满山的白茶那样光洁,又像那春日和风般温柔。我低头看到梭罗的话“我不怀恋过去,也不期盼未来,此刻便是永恒的现在。”是啊,正如这话所表达的,现在是重要的,享受平凡但美满的生活是幸福的。不过,爷爷奶奶正是走过那不平常的岁月,而现在仍留有那本真与平淡,而现在仍居于世界幽僻之处,才会如此的。
阳光仍是那样饱满浓烈,我的心也明亮了许多。
        这一次的走过,是穿越花与草的路程,是跨越书籍与现实的交融,是平凡与变化的比较。我看向窗外生机的绿色,想到了与朋友的书信,想到了过往看落霞消失的宁静,想起曾因买到一本期待的书而欢喜,想起……这一件件让我愉悦的小事,都算是对自然的爱意以及对生命的热情。
        就像月光柔情,清风自由;就像山地高耸,河水清凉;就像文字传递爱,书纸飘墨香。正因为经历,所以不怕,平生只愿一蓑烟雨;正因为走过,所以明白平凡、热爱生活的简单。世间满是浮华喧闹,却又不失纯净与美好。
        我合上书,走出老旧的书屋,走进淡淡的夕阳里……
0 | | 文学社团 |
相关新闻   
内容分类